快乐扑克开奖走势图表|快乐扑克200期走势图
點擊進入會員管理系統

訪談

當前位置:首頁 >> 訪談

文學高峰之夢——省作家協會“北中國作家文學課”散記

發布日期:2017-08-18

李敬澤講座照片修改后IMG_1525_副本.jpg

                                             

                                           文章來源:作家周刊網

  


    2015年724日,由省作家協會、省文學院主辦的"北中國"作家文學課邀請著名評論家、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李敬澤來到長春舉行文學講座。省內作家及文學界百余人參加了此次講座。

  李敬澤講座的題目是《兩個卡佛,兩種道路》,李敬澤圍繞美國優秀短篇小說家卡佛的人生和寫作經歷,談論到作家對屈從現實與堅持內心傾向的自由這兩種道路的選擇和種種掙扎。李敬澤演講完畢后,特邀嘉賓人民日報文藝部副主任李舫、吉林大學文學院教授王學謙與李敬澤進行了對話和講評。

  "北中國"一語,出自抗戰時期蕭紅短篇小說篇名,也是在抗日戰爭中一再被艾青所使用的意象。設壇北國長春,旨在為吉林文學注入思想活力,增進吉林文學與中國文學之間的互動交流,培植文脈,催生文學新力量,助力文學高原建設。該活動約請全國著名作家、評論家舉辦講座,開講之際,堪稱"北中國"文壇佳期。

  開課之際,省作家協會主席張未民為"北中國作家文學課"作了《野草,文脈,與北中國的文學》開課致詞,情真意切地說明和表達了開設"北中國作家文學課"的初衷和愿景。

  張未民表示,東北文學、吉林文學太需要與全國文學各層面的溝通對話,需要理解和學習。東北文學的本性從來不是封閉的文學,它有不安分的氣質,有如胡風所說的野力、魯迅所說的越軌的筆致、茅盾所說的凄婉的歌謠等等。我們需要中國文學大家來到東北文學的現場,傳授高見,給我們以提高。一種在路上的文學品質也需要聯系伸張起廣闊的文脈,期待像魯迅、胡風、茅盾等人那樣給予寶貴的支持,以重續這偉大的文脈。為此,我們籌劃搭建了"北中國作家文學課"這樣一個學習交流平臺,品牌化經營,以期加強吉林文學與全國的聯系,培植文脈,嘉惠作家。

  "北中國作家文學課"第一講:《兩個卡佛,兩條道路》

  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李敬澤以《兩個卡佛,兩條道路》為題,為"北中國作家文學課"開壇首講。他開課即言:"我們蒼莽的‘北中國’——長春,對我來說還是個陌生的地方,但這里的人并不陌生。"

  在李敬澤心中,美國作家卡佛是個值得一讀的作家。他認為,在美國作家中,卡佛對中國作家產生的重要影響僅次于福克納,對中國當代文學產生過深刻影響。卡佛按中國的說法基本上是一個農民工作家——美國農民工。他長期生活在社會底層,在困窘的生活中堅持寫作,到1980年初才開始被美國文學界所關注,然后很快產生世界性的影響。這樣一個在生活最艱難的地方掙扎出來的作者本身就有傳奇性。卡佛所寫的基本是美國生活在社會中下層、沒有文化、也沒有自我表達能力的普普通通的美國人。

  卡佛不僅在美國聲名如日中天,在遙遠的中國也產生了深刻的影響。卡佛的短篇小說因為一個詞而廣為人知,也被這個詞所深刻界定,叫極簡主義。卡佛是一個極簡主義作家——他的語言高度精煉、高度精悍,精煉精悍是為了高度的準確。卡佛是從來不會浪費一顆子彈的。極簡主義就是必須一顆子彈擊中一個目標——第一是要簡、第二是要準。這里就包含著對語言和經驗的根本態度,即對一個寫作者來說,必須假定任何事物、任何事情都有一個最準確的語言(不可能有一大堆語言)去準確表達,任何一顆腦袋只能對應一顆子彈。

  李敬澤針對卡佛及其編輯利什由于各自站在寫作與編輯的角度,所形成的完全不同意義上的作品做了解讀,指出這里確實可能存在兩條藝術道路。在此意義上,經過編輯和沒有經過編輯的卡佛是兩個卡佛,代表著兩種不同的對人生對藝術的態度。這兩種不同的道路、不同的看待人生的藝術取向在中國文學中有著深刻的影響。其實,在卡佛的心里、眼里,表達著需要公正地看待人生和世界。看到善,也看到惡;看到人的絕望,也看到人在絕望中的堅韌和人在絕望中奪得的那一點希望——希望能夠在人生的看法上保持眼光的全面、眼光的寬闊。

  李敬澤說:"作為一個文學家如何看待生活、人和人性,這是一個非常大的考驗。在這個高速發展的時代,能夠像那個未被刪減的卡佛一樣,對自身的生活、人生采取忠實和公正的態度,這是至關重要的。今天我就是從兩個卡佛,所代表、所體現的對現實對生活對時代的兩種認識模式出發來看我們的文學。"

  文學堅守:打造吉林文學升級版的加法與乘法

  聽了"北中國作家文學課"后,我省作家、評論家、文學愛好者感觸頗深。李敬澤的批評文字給吉林大學文學院教授王學謙的第一印象就是自由。王學謙說,李敬澤讓他難以忘記的是關于莫言的評價,這是很難在當代批評中見到的文字或論斷。那時莫言剛剛出版兇猛的《檀香刑》,李敬澤直接就說這是一部偉大的小說。他說:"《檀香刑》是一部偉大作品。我知道偉大這個詞有多重,我從來不肯在活著的中國作家身上使用它。但是,讓我們別管莫言的死活,讓我服從我的感覺,偉大這個詞不會把《檀香刑》壓垮。"這并不是說李敬澤論斷準確,而是呈現了文學中最珍貴的情緒,在批評的判斷和分析中,說出實實在在的感覺和認識。王學謙認為,李敬澤寫的自由、活潑的散文,也追慕著性靈的風范,李敬澤的文學情結也是構成他文學批評的重要一環。他有許多文字激烈地"為文學申辯"。在這里,能夠清晰地感受到知識分子化乃至精英化的文學情懷,是那些追求更高精神生活品位人們的心靈訴求。

吉林大學文學院副教授張叢皞認為,李敬澤作為一位見證了新時期文學發展道路的資深文藝評論家,對當代文壇的影響舉足輕重。吉林大學文學院副教授李振則以《閱讀李敬澤》為題,闡述了對其的認知。他說,如果將文學的"內在性"與貼近一個作家的心合在一起,也許就會走向李敬澤的那句話:偉大的批評家身邊應該站立起一批巨人,而不是尸橫遍野。這句話足以讓人們仔細考量批評活動本身。吉林大學文學院講師李明暉說,第一次記住李敬澤的名字,是讀其文章《中國精神的關鍵時刻》——這篇文章的體裁介乎小說與雜感之間,寫的是孔子厄于陳蔡時與弟子們的交流,展現著作者以滑稽筆寫心中語的風格。他的批評文章是清醒、溫和的,卻并無"獨醒"的委屈感,也無"今天天氣哈哈哈"的應付感,只是一脈書生意興的流動或者澎湃。

今年是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中國的抗戰文學,正是在東北作家群的作家們手中真正地發韌。習近平總書記在吉林視察時,提出要在新的起點上開啟新一輪東北老工業基地的振興,要做好加減乘除大文章。值此之際,致力于文學高地建設,辦好大型文學生活講堂"北中國作家文學課",恰是省作家協會打造吉林文學升級版的文學加法與乘法的好舉措。

 

 


【返回】

友情鏈接

 

網站首頁|新聞|機構|公告|研討|評獎|原創|期刊|文藝|訪談|講座|作家在線|網絡文學|農民作家|高校文社|民間社團|權益|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北方作家網 電話:0431-85683635 郵編:130021

地址:長春市人民大街6255號 技術支持:盤古網絡[定制網站] ICP備案:備案中 

左漂浮
右漂浮
快乐扑克开奖走势图表 全天官方一分快三精准计划 时时彩官方计划软件 龙虎相斗是真的吗 11选5投注技巧 7m足球即时比分二合一 北京pk赛车6码技巧 大赢家足球即时比分 彩经网专家杀号定胆 11选5任选八稳赚 网络捕鱼怎么控制玩家